院士翟光明谈北方“煤改气”:不能一刀切,全改燃气供暖挑战大

2018-01-15

桃花色:被轰飞

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原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翟光明。

入冬以来,北方部分地区遭遇冬季供暖不足和天然气“气荒”,究其原因,是为控制北方地区冬季大气污染,而施行的“煤改气”政策。

对于“煤改气”带来的天然气供需问题,以及我国天然气储藏、开采等相关问题,南都记者专访了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原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翟光明。他对南都记者称,我国天然气气源不足够充裕,需从中东、中亚、俄罗斯等地进口,在冬季用气高峰期,满足用气需求挑战比较大。

在他看来,“煤改气”供暖不能“一刀切”,要因地制宜,在保持部分原有采暖模式基础上科学规划供暖。同时,加大科技攻关,解决燃煤供暖中的大气污染问题。

“西气东输”管道建设。

不能全改成燃用天然气供暖

南都:北方地区入冬供暖燃气短缺,在你看来,是哪些原因造成的?

翟光明:一下子把燃煤改成燃气,在交替过程中会产生一些现实问题。

最主要的是气源问题。过去我们原油短缺,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原油增产上,因此石油方面工作做得比较多,天然气方面做的比较少,后来才逐步重视天然气开采使用,根据气源集中在中西部的现实情况,建设了“西气东输”管线,把天然气从新疆等地东输到上海等地。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对气源的认识有了更深理解,后来又开发了四川等地的天然气,“西气东输”川气出川,逐步解决了气源问题。

输气管道方面,我们逐步建成约7万公里的全国输气管线网,建设速度比较快。

不过,目前我国天然气年消耗量达2000亿立方米,根据我国气源开采和进口天然气情况,如果全国都用天然气,就很难跟上。我国能源需求总量非常大,需要统筹考虑,包括石油、天然气、电能、煤炭、水能、核电站等多方面。

北方地区为解决空气污染,突然大量用气,显然行不通,会出现供不应求问题。煤炭是我国很有价值的能源,对于煤炭的清洁利用,减少燃煤污染程度,有效控制环境污染,还需要下很大功夫,这也是非常必要的。

南都:对于如何破解冬季“气荒”问题,你有什么建议?

翟光明:需要综合考虑,这不是天然气开采单位一家能够解决的,需要一个领导单位牵头,综合调整水电、火电、核电等能源。要适当考虑燃煤量,核电又干净又高效,也要加强核电使用量。

有些乡村本来使用沼气供暖,结果沼气不用了,都改成了天然气。原来用什么样的能源,还可以继续坚持的,就不要一下子全改成天然气。城市改了气,城镇改了气,有些农村也在烧气,容易造成天然气供不应求。

比如,在四川等有浅层天然气的地区,老百姓可以自己动手采用,这也是因地制宜的办法,但绝大部分地区不具备这种条件。

此外,在些地方鼓励使用天然气,但又不能全部改用天然气,得做科学规划,循序渐进实施。我国没有中东地区那样的大气田,将来天然气用完后,需有补充替代能源。之前我提了一个意见,要加强华北地区古生代到震旦系的天然气探测,这些地方很有希望寻找到天然气,我还为此专门跑到野外做了调查。

我国已建成与规划主要天然气管网图。来源:天然气分公司胜利设计院,2013年4月

我国每年进口700亿立方米天然气

南都:目前我国天然气主要分布地区在哪些地区?

翟光明:现在我国的气源形势还是不错的,新疆是重要产气区,在新疆新探明了比克拉尔气田更大的气田,已经开展了大量工作,了解了新气田的基础情况。

同时,鄂尔多斯、柴达木的进展也都很快,这是中西部地区主要气源地,供应量很不错。另外,四川地区也有了大的突破,不仅是页岩气,也找到了新的大气田,现在都在建设当中,将来我国天然气会进一步增加。

现在来看,随着“一带一路”的发展推进,我国和中亚、俄罗斯都在进一步谈判,天然气进口形势也都非常好。但我们要清醒认识到,我国不是天然气非常丰富的国家,地质条件比中东等油气资源富有国家地质条件更复杂,要付出很大代价。按照我国天然气已经探明的储量,想解决当前天然气需求,还是非常困难。

南都:每年冬季都是用气高峰期,如何科学调控天然气产量和供应量?

翟光明:冬季天然气需求量骤增,给我们带来很大压力,所以我们得搞几个气库,把采出来的天然气想办法注入地下储存起来,用来调节用气高峰时产量。我们已经在这方面做了不少工作,比如大港油田就是一个重要气库,这里石油已经基本采光了,把天然气注入进去,到用气高峰期再采出来使用。

另外,在湖北、四川等地区,一些碳酸岩盐山洞里,把它溶解后也可变成气库,这方面也做了许多工作。同时,我们还在提高建设储罐能力,我们现在有很多储气罐。而且,我们还把一些气田保护起来暂时不开采。

现在民用天然气、供暖用气冬季高峰需求量很大,对于天然气需求高峰产量、低峰产量的调控,必须通过气库调节,才能保证冬季需求。平常一般供给,天然气应急储备可支撑二十天到一个月,但到了冬季用气高峰期,就比较困难了。

南都:我国天然气进口情况是怎样的?

翟光明:目前,我国每年天然气需求量达2000亿立方米,我国气源开采提供约1300亿立方米。从国外进口主要分两个方向,一是从中亚地区通过输气管道进口,每年进口约300亿立方米,一是从中东地区通过海运,每年进口300多亿立方米液化气,再加上从澳大利亚等地进口少量液化气,现在每年共进口700多亿立方米天然气。未来我们还要加大从俄罗斯进口,与美国也签订了大订单。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